博客网 >

关于自由和独裁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纯属转载,不是我的文,但是作为曾经学过行政管理的童鞋,对于这类自由独裁的话题,向来有着莫名的好感,混迹传媒圈和娱乐圈也有几年,觉得有些规则和程式,许多行业其实也都有着某些相同。

昨天与Z师兄聊到行业未来,颠覆了许多去年的混沌想法,脑门上冒着些有些泛着迷茫的慧光,亦是觉得最近远离书香,耽溺与玩乐,需要充电。

好文,飨友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

一 跋山涉水(法满)

我们是一群鸟,一辈子都会跋山涉水,在辽阔的天空,轮番冲向天堂那扇自由的门,它也许有一天瞬间打开,或许最终我们羽毛满天。

 

  独裁是什么?至少有一项我体会过,即绝大多数人成为会议室的桌椅。自由又是什么?之后,我模糊了,想起歌德说:“那些错误地自认为自由的人,是最无可救药的被奴役者。”

 

  如果不被真相点亮,最终会被谎言焚毁。戈达尔曾探究:“问题在于,他们总是要求我们遵守规则,但如果我们再深入研究,在规则下面又是什么?”之前,我看到那规则下面就是虚伪与独裁。但在那时,那本杂志可以捂盖伤疤,更可以切剁大脑。

 

  “她的书十年之内又会被捣烂了再去作纸。”我套用伍尔达的这句话,寄望未来十年,我们言行一致地呈现这本杂志,书写一本真正的民主之书。
最后摘录《LENS.视觉》2010年1月号中的一段话结束:

 

  奥威尔发现了宗教信仰的衰落,并敏感地意识到人类在失去灵魂之后要寻找替代品的需求。而这其中,最具诱惑力的就是集权主义和独裁统治,它们将带来像上帝一样装饰完美,充满力量的领袖,鼓动人们将生命献给宏大的主题,在对其他人群的仇恨和战斗中感受激情 ……

歌戈鱼虞:法满很强,摘录更强。我对于集权和独裁的魔力,向来是敬仰万分,一种简单极端的控制模式,个人对组织其他成员的吸引,个人意志对事件的操纵力与影响力,从一到多到对万象的把握对未来的控制,都深深的敬服。这是一种施虐和受虐的天性统一,也是将群体意志不用磨合的最迅速的统一方式,最高效的处理问题的手段,如果说民主意味着意愿被实现的最大化,那么如果实现了自己最希望的意愿得到的满足感为1,不能实现的意愿后的满足感为-1,勉强妥协之后的满足感为0,那么争论之后几乎没有人能被完全满足的,结果为负值,无穷的妥协看似得到了最优的结果,然而谁都不是那么乐意,在争执和妥协过程中带来的时间精力的耗费,难以估算。而在独裁的过程中,领袖的个人好恶使得自己与敌人与朋友的界限十分明朗,在于敌人的对抗中,在于朋友的联欢中,集体的凝聚力增强了,比分散的决议,扭捏的执行,甚至祸起萧墙,不知道强多少倍。

 自由(法满

    日前,贝卢斯科尼讲了一个笑话:“那个阿根廷独裁者除掉异己的方法是把他们塞进飞机里,还带上一个足球,然后打开舱门,说:‘外头天气不错,去玩吧’。”
  至少看过电影《Buenos Aires 1977》的人都知道,老贝的玩笑是恰当的。
  去年4月,77岁的阿根廷诗人胡安·赫尔曼谈起那个独裁时期说:“我死过很多次了”,赫尔曼的儿子被塞进在一个铁桶里直接沉到河底。
  这位被称为当代拉美最好的诗人曾写道:“我们建房子不是为了留在房里/我们爱不是为了停在爱里/我们死不是为了死” ,但他的儿子被独裁者留在一个铁桶里,他的爱停留在那片河水中,他怀着身孕的儿媳也死了。赫尔曼选择在墨西哥生活,没有回到阿根廷。他的一首诗《回归》留在了儿子的墓地前:“你总是不停地回来,我不得不告诉你,你已经死了。” 
  如果有谁忘记了“独裁”是什么?那就少看一次尘凯鸽,将眼睛调回到正确的视力,你会在《Buenos Aires 1977》中看到,几个男人在暴雨中逃离莫龙区帕勒拉大街48号,赤身裸体开始了寻找自由的逃亡。在这个暴雨之夜的六年后,阿根廷重新走上了民主之路,这个国家的人民可以高唱起那句著名的“哪里有自由,哪里就是我的祖国”。但只要还是“独裁”的国家,那里的人民会在心里说:“这里不自由,这里就是我的祖国”。

歌戈鱼虞:看到胡安·赫尔曼,我突然想起阮籍,同样被政治边缘化了的艺术家,自由底线太高,太敏感的文学奇才,最大的区别只是,一个“哀”,一个“愤”,阮籍在登广武城的时候说:“时无英雄,竟使竖子成名”,时司马氏专权,阮籍一向看得起曹魏,然而曹魏气数将尽,使得阮籍终只能明哲保身,憋坏了,自己跑到走绝了的山中放声大哭,长啸,喊得凤凰都出来了。把一个愤青逼成了老庄传人,玄学巨擘,倒让我有点想笑,太平盛世只能出些歌功颂德的庸人,反而在专制独裁时代,出的都是文学泰斗,天降奇才。我们是该赞叹恶世之艰呢还是该赞美商离凄美呢?

不过阮籍有个事儿挺哏儿的,阮籍在魏晋政府当中层领导的时候,有个公务员汇报说,有个人把他妈杀了,阮籍一听:“嘿~我说,杀父还行,怎么把妈杀了啊!”旁边的人都惊了,皇上说:“杀父,已经是天下最极端的恶行了,你怎么说可以杀啊?”阮籍说:“嗨,这你们还不明白啊,禽兽类的知道母亲而不知道父亲,杀父亲呢,就跟禽兽差不多,杀母亲呢,连禽兽都不如!”书上最后说“ 众乃悦服”,我也不知道是服了还是被雷了。

 不过,我很难想象阮籍翻着那著名的青白眼儿,说出这番话是何等的无厘头和可爱呀!

<< 想过这个问题吗? / 满庭芳 新年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歌戈鱼虞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